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当代作家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211|回复: 1

窝藏地主的管家第三十章张掌柜探访申长义2

[复制链接]

0

精华

75

主题

86

帖子

中级会员

Rank: 4

发表于 2022-8-12 23:08:3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下乡青年 于 2022-8-12 23:12 编辑

       呜呜--,低沉而粗犷的汽笛声从码头那边穿过窗户传进屋内,寻声望去,波光粼粼的海面上,一艘巨大的轮船缓缓地驶离码头,巨大的烟囱冒着浓浓的黑烟。那黑色的烟雾袅袅地向上飘去,越升越高,渐渐地变淡,淡淡的烟雾与高空的孤独的一块云雾混合在一起,慢慢地移动,一直把灿灿的阳光的一角遮住,形成一个阴影的灰色的带子,从高空直泻下来。本来从窗户里透进来的是明媚的阳光,霎时室内变成了阴暗。
     “变化?”申长义怔了怔,看着张掌柜那贝壳一样的大耳朵。
     “对,变化!”张掌柜肯定地说。“当年‘九一八’事变的当口,日本鬼子在东北各种兵力加在一起总共是五万人,而东北军呢,军人和警察加在一起总共是二十万人。结果怎么样,当局不让抵抗,一枪不放地让东北军退到关里,就这样把大好的河山拱手送给了日本鬼子,东北三千万同胞饱受日本鬼子的蹂躏。你知道当局把东北军调到关内去干什么吗?”
       与申长义一起在抗击日本鬼子的战场上同生共死的人,今天怎么像是第一次见到,这么陌生呢!他的观点给申长义添加了诸多需要深度思考的问题。这些问题是他从来也没有考虑过的。
     “要么说是独裁者的当局嘛。当局是要借东北军到关内去剪除异己势力,就是要扫平中原地区的各路不听独裁者指挥的军事实力,其代价是丢掉东三省的土地,抛弃三千万同胞于不顾。这样的当政者,以时下的局势,中国能指望有和平的可能吗?”他的蒲扇大的手紧紧地握成一个像铁锤一样的拳头,又慢慢地张开。
     “如此说来,谈判就是一场闹剧。是假借着一拖再拖的谈判,而施行调兵遣将,排兵布阵之实,以期用来剪出异己,维护其独裁统治。”申长义这一通临时涌上来的见解,得益于张掌柜对时局的看法。
     “全国人民浴血奋战十四年,牺牲千千万万同胞的生命,所换来的和平,仅仅是新一轮战争的缓冲期,所以军人的职责变了。”他站起来,铁塔一样移到窗前,凝视着远处那浩瀚的大海。
     “变成炮灰了!”申长义也起身来到窗前,瞭望着无边的大海。
     “对,是炮灰!为独裁者挑起的内战充当炮灰。”昔日的师参谋长转脸看着昔日的部下。
     “可是,老百姓扬眉吐气地认为,打跑了侵略者,天下就太平了,就能过上安稳的日子。连我都在想,赶走了日本鬼子就找一个土地肥沃的乡村住下,取一个漂亮的媳妇,生一堆孩子。现在看起来,生孩子无异于做白日梦。我还能有一个家吗……?”
     “你的漂亮的媳妇不就在眼前吗?不用到别处找了。”说完,爽朗地笑了笑。
     “那还不得找一个合适的地方把家安下来嘛。”申长义的面部很平静。
     “结婚,我是要喝喜酒的,别忘了我。”他又言归正传,“短暂的和平,还不知道能维持几天,真正的和平还遥遥无期。好在我不能沦为炮灰了。”铁塔一样的张掌柜移步坐在椅子上,用他那蒲扇的手端起茶杯。
     “你已经离开部队了?”申长义诧异地看着他昔日的上级,他不能想象一个抗击侵略者的英雄,说离开部队就离开了部队。
     “时局不稳,军队动向未知,我不想做内战的牺牲品,也就是不想做当局的炮灰。好不容易地说服了上峰,脱离军界,回到了地方。”张掌柜如释重负,长长地呼了一口气,厚厚的嘴唇包住茶杯的上沿。
     “那你的理想就是要做一个商人,发家致富,下半辈子用财富来光宗耀祖?”这话本不应该是一个曾经的下级对曾经的上级说的话,奈何谈话至此,申长义也顾不了那么多了。
   张掌柜喝了一口茶,放下茶杯,挥了挥他那巨大的蒲扇似的手,示意申长义坐下来。他欠了欠铁塔般的身体,把声音压得更低,说:“误会了。这身行头是一个掩护,我的任务是清除日伪特务和汉奸工作的。来到大连有十多天了,为了熟悉人员和工作情况,一直也没腾出时间来看你们。今天,我是使出了浑身解数,才抢出点时间来。”
       申长义对于师参谋长回归地方的工作由好奇转为神奇了。
     “我来大连的路上是怎么想的,你知道吗?”
       申长义茫然地摇了摇头。
     “我恨不得一下船,第一个见到的人就是你!”
     “咚咚咚”三声敲门声。申长义闻声轻盈地走到门口。
       门开了,一只棍子杵了进来,随即出现一只套着布鞋的女人的脚。接着,一位荷叶头,柳叶眉,双眼皮,瓜子脸,尖嘴巴,穿着一身洗得发白的军装,身高约一米六的窈窕淑女,腋下夹着一个拐杖,以拐杖为支点,一扭身轻盈地转进门来。没挂徽章那得体的军装显得她飒爽英姿。一只手提着一个小布袋,她愣愣地看着椅子上的铁塔,满脸惊讶的神色,让她像木偶一样杵在那里一动不动。铁塔笑眯眯地看着她,慢慢地站起身来,淑女慢慢地抬起手中的小布袋,快速地将小布袋丢到床上,眯起那双明亮的眼睛,满腔激动地喊道:
     “参谋长!怎么是你?”惊喜之余,她借着拐杖的力量稳稳地站定,伸出娇小的双手。
     “你好呀,我们的抗日英雄刘抗日同志。”蒲扇把娇小的手捂得严严实实。
     “首长,过奖了,抗日是本分,英雄不敢当。若说英雄,你才是抗日的大英雄!”
     “这所医院是当年鬼子成立的,虽然鬼子被打跑了,中国人接管了医院。但是,这里的成分很复杂,言语之间,是要留神的。我现在是水产商,叫我张掌柜就好。”张掌柜压低了声音。
       小刘莫名其妙的神色蕴藏在瞪大了的眼睛后面,似懂似不懂地点了点头。说:
     “你现在离开部队,做了一个水产商?”一脸迷雾。
     “是的,我离开部队了,现在是水产商。以前,抗击侵略者是我们的职责。你看来恢复得不错,手术很成功呀。”
     “托战友们的福气,弹片都取出来了,钢板也锔上了,借着拐杖可以轻松走路。为了恢复得更好,大夫叮嘱必须用拐杖。战友们怎么样?每时每刻都在想念他们。离开了战友很不自在。”
       张掌柜松开蒲扇大的手,示意刘抗日到椅子上坐。刘抗日还是以拐为支点,一转身坐到床上。说:
     “……张掌柜坐,我坐床上最好。”新的称呼,小刘怎么觉得都是不得劲。以前在军校的时候,他们是同事,互相称为“老师”。到了抗日前线就称呼职务,现在称呼掌柜,别扭。
     “小刘,分别这几个月你是越发漂亮了。战友们都很好,都想念你们啊。”
     “首……张掌柜取笑我了。我还不知道哪天回到部队去呢。”老战友相会本来是喜悦的事,小刘倒是不好意思的脸红了。她把小布袋从床上拿起来,递向申长义说:“这是玫瑰香葡萄,味道很香甜,劳驾你去洗一下。谢谢!”
       申长义倒了一杯水递给了小刘,然后,接过小布袋,退出门外,去洗葡萄了。
     “以你现在胳膊的情况,给你一个发报机,还能发报吗?”张掌柜关切地问。
     “能!现在没问题了。”小刘轻快地答应。
     “当年你破获了多少鬼子的密码,给战斗的胜利奠定了基础。自从你负伤住院,部队上像是少了一只眼睛一样。”张掌柜非常惋惜。
     “都是战友们共同努力的结果,我一个人的力量算不了什么。”小刘很谦虚。
     “身体恢复好了以后,有什么打算?”
     “回部队去,打鬼子呀!……别介……鬼子已经消灭了,哈哈哈……。真还没考虑这个问题,鬼子被消灭了……,我们还干什么呢?重庆不是在谈判嘛,国家和平了。我……想……当教师,去教学生们无线电知识。中国是急切地需要知识来改变落后面貌的。我们的国家不能再这样落后了,一百多年来,我们一直在挨打,割地赔款,丧权辱国,我们一定要强大起来,看看谁还敢欺负我们!”
     “小刘说的真好,我举双手赞成你当教师的想法。”
       张掌柜是话里有话,小刘一时还不能理解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2

精华

365

主题

1万

帖子

管理员

Rank: 20Rank: 20Rank: 20Rank: 20Rank: 20

发表于 2022-8-13 17:18:32 | 显示全部楼层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如果你是马,这里就是草原
当代作家网1群:472487178   当代作家网2群:345916344   
当代作家网3群:298544556   当代作家网收藏群:307688118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ddzja.com ( 沪ICP备14013917号-6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